前話就不表了。

 

朋友看了我的幾幅畫後問說:

「你都畫風景畫?而且幾乎都是荒郊野外,少有人跡似的。」

「老狗變不出新花樣,再說,不知怎樣,這種地方就是特別容易牽動我。」

「好啊 ! 」想不到他是如此的回應,有些畫友都建議我需要突破,畫些別的題材,最少也畫些容易帶大家去的地方。

喝口茶後他接著:「沒看到外國風景的,你不也常出國的?」

 

這問題我也自問過,也試過幾次,但都半途而廢。起先總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欠缺,三番兩次後才漸漸給自己歸納出一種朦朦的緣由,畢竟那不是自己切切實實生活過的土地,浮光掠影的,只有感覺,難稱感情。

 

所以便從容的以這樣的理由作答,看他深思點了幾次頭,我又喜獲知音的追加:「對我來說,經過時間沉浸過的才是風景,不論是眼前的,心中的。」

 

後話也不說了。

只記下他話中的一段:「堅持下去也好,說不定你的畫將來會大受歡迎,」

好像預見到我會有不解的神情,他故意停頓了一下,笑著說:「你不覺得台灣快找不到這種風景了嗎?」

 

也許會成真,對一直在『拼經濟』的台灣而言。

 

 

YeNBien 2014.08.0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