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抽屜時看到這張被冷落了許久的速寫,註記2001年春,取材自翠湖。

DSCI5771

 

那是一個初春的午後,依報紙上的旅遊簡介,加上問路,從台北東湖越內溝山,下到汐止一處小湖泊。實在難以想像在台北近郊,居然還存在著如此寧靜,有種荒榛未闢感覺的地方。

當年雖有單眼傳統相機,但笨重不便攜帶,所以也就當它不存在,繁重的寫生配備就更不用提了,對當時沒車沒駕照,又喜歡到處行腳的我來說,一切方便至上。

不過倒是養成畫速寫的習慣,為求減輕重量,尤其在登山時,銀行所送的便條紙,既可寫景又便寫心,是最方便攜帶的媒材,但也因既小又是散頁,不好整理留存,常撕下後隨手一擱放便遺忘了。如今它又重現,也許是因當年那種緩慢卻能細品的從容,讓初遇的驚嘆得再浮現,強化的回憶使感動更為鮮明。

一切就仿如當年吧,包括使用開始學畫時朋友所送的油性粉彩,借形於天地,揮灑由我心,非寫生,當寫熟。

IMAG4844

根據速寫來轉畫是給自己偷懶的好藉口,因為,每費一番辛苦的去到一個地方,總想多走走多看看,畫速寫是種帶著感情,深化思考,滿足自己貪婪之心的方法,在那當下對佈局已有一番取捨,轉於三度空間的畫布或紙上時又是一番省審,再將季節晨昏的時間因素存於一心,成就一幅四度空間的畫,該就是以最經濟的方法獲取最大自我滿足的浪漫。

這不就是一種幸福的感覺 ? 對於『缺電』,何懼之有 ?

 

YeNBien 2014.04.2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