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覽車繞著環狀狹窄的小路駛進這小鎮時,我便從車上瞄到的這個矗立著紀念碑與雕像的冷清公園。

辦好飯店入住手續後,便獨自前往晃蕩。雖是六月天,蘇格蘭高地卻宛如台灣的寒冬,天空灰陰,時下時停的絮絮小雨,微濕了小徑,雨漬下的紀念碑石板,寒光沁心,讓冷寂更加濃重,遠處的另座石像旁的一對中年男女與我便是僅有的參訪者。

 這座造型典雅,卻鑲貼著顏色不搭調,有點突兀的黑石板小鐘塔,滄桑難掩。它來自1975年毀於大火的威廉堡會堂,這會堂在1881年之前原是座教堂,建於1790年。基石則來自舊威廉堡內的牆石。為彰顯都德利,廣島及威廉堡的友誼,1968年由這三地青年協建了這座和平鐘鐘塔。

 P6116620拷貝       P6116624拷貝

 

『祈願廣島的悲劇能成為世界和平的基石』,日文的記述有點隱晦。

英文碑則加上日期::『廣島青年期望藉由194586日的經歷促進對世界和平的追求』

兩則碑文彷彿都不想直接提及那次美國在廣島投下原子彈,以一個城市的毀滅來結束一場世界大戰的歷史事件,或許是有意只給點線索,讓後世自尋解讀。

移步到這座服裝造型很有古味的英雄雕像前,當我吃力的想辨讀出基石上已顯模糊的刻文時,一旁突兀的傳來一個女聲,問我是否能講英語。

 P6116613拷貝     P6116618拷貝

 

 在女人的哀傷神情相襯下,旁邊那位雙手插在褲袋的男子,顯得只像是個冷漠的旁觀者。

 她帶我繞到另一座此行一路上常看到同造型的戰士石像後方,指著基石上雕刻的名字說,右上第二位是她從未謀面的祖   父。

            P6116616拷貝                              P6116617一位哀傷的女士回走來問我懂否英語她說右上角第二位是她從未謀面在一次世戰戰死的祖父拷貝

從小只聽過她母親提及,她祖父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法國陣亡,現在她住在英格蘭,這是她第一次來此尋訪她祖父及母親的故鄉,她已過世的母親,自離開故鄉後也一直不曾回來過。

這個纖瘦的女人,一直都是躬身一手撫著下巴,將手肘擱在另隻橫在胸前的手上,聲音低幽,雙眉緊蹙,時斷時續的說她的故事,顯然她是載著對上二代的孺慕之情而來的。

突兀的被這女人導入她的哀傷,我有點無措,也想不出該說些甚麼,沉默中枯腸搜盡後,我只能告訴她,此行必然是她想望已久的事,希望她這能有完成心願的輕鬆感,她無語的點點,靜默一會後又幽幽的說:「是啊,此生可能不會再來了。」

我對她的話不以為意,順便問她知不知道另外那座古裝石像的人物是誰,她也不知道,只說可能是此地的某個領主,也許她祖父及其先人也是這位領主家族的屬下。

她同行的男子一直都顯的有點不耐煩的東張西望,多次暗示她該走了。臨別時,我問可否讓我為他們在碑前拍張相片,她像有意接受,卻徵詢的望著那男子,但被他搖搖頭,拉著走了。

我回到那位戴著翎毛帽的石像下,再度細辨雕文,這位 Donald Cameron of Lochiel  的確是當地的領主,生於1835年卒於1905年。背景事蹟則難完整辨識。從Google 搜尋結果,Chief Clan of Cameron of Loheil是個世襲頭銜,族繁不及備載,家族中歷代同名者很多,石像的這位是第24代,曾當過維多利亞女王的侍從。

另處這塊 2010年退伍突擊隊協會所立,為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們在當地受訓時受到當地居民歡迎與溫馨接待表示感謝的現代紀念碑,也可說明何以這公園充滿對戰爭省思的背景。

 P6116614拷貝

 直到現在,腦中一直盤想著這份難解的巧遇。猜想那位女子必是難抑內心對初訪祖上之地的激動,想有個抒發的對象,也許她那次旅行並不是那位陪伴她的男子所樂,而當時一旁就只有我這無害的陌生人。

 在旅行中交談過的人很多,但如此的意外,如此的憂傷卻是頭一遭。至此,想起她那瘦弱微駝的身軀,猛然湧現她那句:『此生可能不會再來了。』莫非她的健康…..

也許那位催促她離開的冷漠男子,是出自一種不忍她過度勞累憂傷的善意

 

YeNBien 2015.01.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