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陽畫會於2015年 9 月 26 日至 11 月 8 日,在台北市松山車站附近的佛光山台北道場所設佛光緣美術館聯展,館方要我們各參展者提供自述,以供館方導覽之用。雖然展期已結束,而且所展為舊作,但既是歷程回顧,不妨也在此發表,以填充自己的部落格。

=========================================

向喜尋幽,偏愛風景畫,不論一瞥驚艷,或尋尋覓覓,或驀然回首,或恣意營造的題材,盡是取之天地。徜徉山水間,感晨昏易替,季節流轉,自有其理,道場存心,經章多在,儀式天成,造化為師,也是修行。

因畫具笨重又無車可代步,出外只作速寫,改作油彩時,琢磨時空雖較辛苦,卻也別有想像之樂。

滌心之處 --- 金瓜寮溪 2007  15F

 

15F%E6%BB%8C%E5%BF%83%E4%B9%8B%E8%99%95(%E9%87%91%E7%93%9C%E5%AF%AE%E6%BA%AA).JPG 

%2358%E9%87%91%E7%93%9C%E5%AF%AE%E6%BA%AA%20%23C4.jpg 

  


金瓜寮溪是翡翠水庫水源北勢溪的主要支流之一,有封溪護魚的舉措,加上環保意識漸入人心,得幸能保有荒榛未闢,清境天成的原始感。

初往之時,正是春初,當時棧道未築,沿著溪邊的墾殖小徑,低躍高竄而行,獸糞遺痕及穿山甲挖出來的土堆時時可見。溪中則時有亂石曲流,或小瀑輕洩,穿谷而下的陽光透過葉縫,暖觸及身,溪聲若語,各可隨興解讀。

行至路盡之處,立定環顧,初覺微汗,驟然想起,不知始自何時,同行者盡皆默然,股票等俗務竟無人再提,此境真可滌心,取出速寫小冊匆匆勾了幾筆,

回來後置於案頭,偶然瞄它幾眼,終至形諸油彩。

喧囂之前 --- 台北市仁愛路  2004  12P 

%2343%2012P%20%E5%96%A7%E5%9B%82%E4%B9%8B%E5%89%8D(%E4%BB%81%E6%84%9B%E8%B7%AF%E4%BA%9E%E5%85%B8%E6%9B%B8%E5%B1%80)A.jpg

%230043%20%20C1.JPG

雖然自以為已經破例早起了,依然還是沒能趕上畫會的寫生活動。

平時車來車往的仁愛路,此刻卻只有放肆的鳥聲。公車候車亭長椅上,縮臥著渾身緊包,不辨男女的流浪者。偶然與晨運的人們點頭錯身而過,有的嚴肅不語,

有的報我以微笑。

有感於仁愛路上的這種寧靜實在難遇,也為減輕脫隊的自責與懊惱,在亞典書局附近,畫了這張大概只有自己才看得出所以然的草圖,並且當下便決定要轉畫油彩。為了讓它更像仁愛路,樹也就越種越多,從這些樹隙裡,窺視這條林蔭大道,喧囂未起之前的另種風貌。


晨境在心 --- 水尾圓潭溪  2010  15F 

15F%20%20%E6%99%A8%E5%A2%83%E5%9C%A8%E5%BF%83(%E9%87%91%E5%B1%B1%E6%B0%B4%E5%B0%BE).JPG

%230055%20%20A13.jpg

記得是下午時分去的,為的是想看金山海域層層滾滾而來的浪而已,無關浪花淘盡英雄好漢的感嘆。

眼前土坡上,滿是被丟棄的瓶罐,夾雜著微腥的破漁網,溪邊靠著一艘進水半沉的小舟,是個被遺棄的角落。圓潭溪流到這裡已是要入海的盡頭了,污濁的水面沉沉浮浮的載了各種垃圾,緩流而來。

望著遠山及蜿蜒而來,水貌不盛的小溪,還是有種結構上的感動,臆想眼前一切的前生,給它一個理當如此的心中景象,改畫油彩時,心想那沉舟的主人想必也是這些垃圾的主人之一,乾脆就讓它真的沉掉吧


YeNBien 2015.11.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