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近日辭世的老同學重帖此文, 因為我們的人生中有很長的重疊線..

大學的後三年,承父親一位朋友的好意,免費供我住在他所開設,位於台北市迪化街的貿易公司倉庫裡。日月不臨的陰暗空間裡,隔了幾個小房間,除了儲貨外,住著兩位單身職員,與其中一位我高中的學長成了室友。除了學校之外,這裡便是我大部份大學生活的重心。

 

往返學校的途中,常會經過民生西路的波麗露西餐廳,在當時只知這是一家高級西餐廳,常聽住處公司裏的職員們在閒聊開玩笑時會用:「等你做眠夢再去吃波麗露啦 ! 」來糗對方,聽起來是小職員們不可企及的高貴餐廳,當時便暗自將在這裡用餐當做一項『將來付得起的話』的期許。

 

霞海城隍廟旁,第一銀行大稻埕分行的騎樓下有個小吃攤,長板凳上總是擠滿了食客,常見老板刀法俐落的切著一種孤陋寡聞的我所不曾見,外層微帶焦黃,裡層白色的東西,看來是很受歡迎的佳餚,問過我室友才知那叫沙魚煙。於是我的期許名單又加上一項。

 

傍晚經過永樂市場進入迪化街時,從光泉西點店飄出來的烤土司香味讓我暗吞口水,裏面的座上客,優雅中帶著閒逸,我當然也就將這項列入名單中了.

 

沒課的時候總愛往重慶南路的書店跑,衡陽路,重慶南路口的文星書店更是常駐之地,對面的東方書局則是我在南台灣童年時期常向租書店租來『東方少年』雜誌的出版商。有時買了書,便順便帶著到新公園裡找個位子坐下來讀,或者在城內地區東張西望的逛著,試著品味日據的殘留貴氣,也是一種免費的消遣。經過武昌街明星咖啡店時,總要深吸口氣,讓那誘人的香味入體,在那時候,咖啡二字對我只有文字上的意義,所以當然,在這店裏喝杯香香的咖啡,也是將來要做的大事之一。

 

那時讓我好奇的是,咖啡店前總有位瘦小,看似中年而已,卻在初秋仍不太冷的天氣裡,總是頭戴毛帽,頸上圍巾,雙手交插在黑絨大衣袖裡的男子,竟然在林立的大書店附近擺書攤,生意看來也不像很好,只是常有一些氣質美女蹲在他身旁,一副孺慕討教模樣的仰頭聆聽他談話。多年之後,當我也漸成為文藝中年時,方知他就是揮揮手撢掉『莊周夢蝶』第一個字的名詩人周夢蝶。

 

畢業前,寄宿的公司裡,有位年長我幾歲的職員有意追求他的一位女同事,要我幫他約請這位小姐出遊,他向朋友借了部計程車,由另位年長的女同事及我作陪,去北海岸繞了一圈。事後他表示要請我吃飯致謝,由我選擇地點。我提議去城隍廟旁那攤子吃沙魚煙,他顯然覺得意外,經我解釋後仍覺這樣對我似乎有點虧欠,還特地到附近的雜貨店提了幾瓶冰啤酒來助興,這是我最早得償的一願,順便也意外的初嚐了名單外的啤酒。可惜,他的心願反倒是落空了,兩年前,同在出席一位他同事的喪禮後,又一起去喝咖啡敘舊,回憶起這事,在他將眼神飄向遠方時,我將那位小姐,在兩個孩子還分別在上小學與幼稚園時便寡居至今的事告訴了他,他沉默了一會,搖搖頭嘆了口氣。

 

畢業後雖偶而回去訪舊謝恩,但生活重心就一直都遠離了那地方,服役,就業,成家後其他三願就被遺忘在心中的某個結了網,蒙了塵的角落。

 

前年農曆五月十三,霞海城隍誕,我帶著舊時記憶再度去了迪化街,當年寄住的公司因老闆過世結束了,附近景觀已大異於從前,向一位賣車輪餅的攤販打聽光泉舊店所在,說是已拆掉還地於城隍廟,另在斜對角起了大樓。佇立在洶湧人潮中,環顧四週,彷彿叢集斷裂的磁碟,無法聯結,只有亂碼,只好頺然離去,一時想不起在我的夙願名單上,要為這一項加上什麼樣的標記。.

 

年初帶一位歸國短暫停留的朋友去淡水玩,坐在河邊的榕堤上各談往事。我提到這些願望,他覺得既有趣又浪漫,因午餐時間已近,他興致勃勃的提議何不即刻去波麗露餐廳了願 ? 因他晚上另外有約,便決定忍饑先去波麗露,他還建議應該像學生時代一樣靠著兩腳走去才更有感覺。於是除了捷運淡水站到雙連站這段外,其他都是靠自有的11路車走到的。到達時已是下午兩點多的午茶時段,但經理聽了我朋友加油添醋的說了我這待了心願後,慨然去把已在午睡中的廚師給叫起來為我們開爐。我也問過這朋友有沒有我這類卑微的未了夙願,他想了想說:「好像沒有,不過我會努力想想看,想到了再告訴你。」,不過他到現在還沒給答案,我想也不必再追問。

 

幾年前曾到過武昌街,但明星咖啡店已剩下西點麵包部份仍在經營,心想此願又是要成為殘念了。後來聽說她再度開業,熱情又被重燃,在逛過重慶南路上幾家當年常流連其間而依舊存在的書店後,終於如朝聖般初次踏進了這家當年是許多文人盤桓的藝文名店。

 

拾階而上,沿梯的牆上掛著的店史相片,玄關裏展示著當年俄籍合夥人留下的精緻杯皿,在聚光燈下展現她的古典。雖然我不是咖啡愛好者,但對此刻的我來說,咖啡二字也已不再只是文字而己了,我點了一杯具有關聯性的『俄羅斯咖啡』,慎重的在窗前稍作佈置拍照。小啄一口淺嚐原味,提匙輕攪,淋上的牛奶順著小漩渦向中心下沉,心想,若當初曾在紙上記下有天要坐在這裏的心願,如今那紙該會是怎樣的顏色 ?

 

這天我是刻意帶著成冊的舊時活頁筆記而來的,就且把周遭的喁喁細語,當做另種【Yesterday Once More】的旋律,浸沉其中。

(66)卑微的夙願2008.09.20城中懷舊武昌街明星咖啡館 (5)(卑微的夙願)拷貝.jpg 



 

YeNBien  2015.12.27重貼 2011.10.25 修改 2008.10..05 舊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