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硬碟容量所剩無幾了,要將就著用的話,就只有減肥瘦身,別無它途。

 

就從佔用空間最大的相片下手吧。

 

託數位攝影的經濟與電腦存取便利之福,按下快門時少有猶豫,有點恣意放縱的揮霍,只是不論是隨興或用心攝取的影像,轉存到電腦後,便如過客般少再回顧,如此”方便”的將記憶的事交給了電腦,給自己的最好理由是,要將空出的人腦空間”留著更充實人腦。”

 

於是,十多年的累積,已氾濫成災。

 

買個更大容量的新硬碟,轉存過去應該是最方便,也最合現代價值觀的方法,只是想想也該趁這機會反芻一下自己的人生爪痕,因此還是決定先逐次邊回顧邊刪減了。

 

好像是有書中提到,婆羅門教的教誨中有一說,人生之旅的方式,有人坐牛車,走得快,行得遠,看得多,但記得少。另有種人有人則靠走路,在緩慢前進中,有很多時間思考,看得少,想得多卻也記得多。

 

當今的人生速度更不是古代的牛車所能比,但與慢速人生的相對意義還是相通的。

 

有時挑了些相關相片,傳到與退休同事在 LINE 上成立的”吃喝玩樂”群組裡,得到的回應,多是嘆息與再相聚的期待。有時也會有人問起相片中的時日與場合,這大概就是坐牛車的古人與搭飛機乘高鐵的當代人之屬,快得來不及記住自己的曾經。

 

年輕時便移民美國的同事最近也退休了,據說一時難以適應,身體是暫時得到休息了,腦子裡卻畫不出往後日子的藍圖,東湊西湊的說不出自己過去的故事,慌亂得常在惡夢中醒來,望著滿屋熟悉的傢俱,卻又時有令人惶恐的陌生感,甚至怪起自己當初怎麼會愚蠢的買回這個櫃子,那張椅子。類如相片的記憶輔助品,也因過去忙得沒整理,懶得整理,遺失,損壞,如今面對,只能望着興嘆,再整理的動力全無。

 

很聳動的結語是 : “不知怎麼活過來的 ?”

 

剛退伍進入一家貿易公司工作,為了多點英文書寫經驗,應徵了報上的徵友,與一位美麗的美國高中女筆友通信了一年多。那時上班時想,下班後更想,枯腸搜盡,一封信總得花近一星期完成,但也只能談些天氣風景與節慶的事,到後來連自己都討厭起自己來了。有一次想了幾天,終於想到一段在當時應該會佩服起自己的大話 : 我認為人生就是一段為累積老年時坐在搖椅上回憶的過程。

 

這段話對一個常談與同學相處,甚至校車途中爆胎之類瑣事的17歲美國女孩來說,可能有點沉重,慢慢的來信疏少以至中斷。

 

如今回想,倒是慶幸沒有背叛自己的那段話,有豐富的題材可以充實我的發呆時刻,甚至不自覺的笑出來。

 

情感是用記憶釀成的,在未知的某刻,遇到記憶中近似的人事物時,同情境的感動就會油然而生,或許喜悅,可能感傷,但不論如何,就是活過的見證。

 

相片刪除的進度越來越慢了,喚回的記憶則越來越多,相片中的景物有的已改觀,有些人甚至已成過往,小人已轉為大人,羞澀換上老成的面貌,那些曾參與過,或只是旁觀的活動,都會讓自己又激動起來......

 

 

 

YeNBien 2017.08.0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