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細欸,有閒嗎 ?”

年長我十八歲的老陳是我的供應商,歸納與他這十多年來的往來經驗,
談生意時,他是稱我為”董欸”的,”老細欸”則是在需要竊竊私語時用的,例如誇耀他最近嫖妓時的神勇。

據他自述,日治公學校沒畢業就在臺北南港的一家工廠當學徒,日本老闆很照顧他,供他上夜校,因此他日文比中文俐落,我曾應邀去他家泡茶,小客廳堆滿了他待交貨的產品顯得雜亂,另一邊的牆面卻有兩座高及天花板的書架,盡是琳瑯滿目的日文書,多到幾可開書店。

不過今天的主題,卻讓我愣了好一陣子,只能給他滿臉的問號。

一向主張有牛奶喝就不必養頭牛的他,想結婚了。

故事的開端是,有位他大客戶的會計小姐,他每次去收帳時,都讓他有對他較對別人特別親切的感覺,招呼得無微不至,容貌舉止也端莊,看起來已四十多歲,卻仍未婚,

“能確定她對你有意思 ?”算起來老陳應該是六十三歲了,雖說現在年齡差距未必是問題,但是盤算一下也不為過。

“就是不知道,所以來找老細欸你參詳一下,要怎麼才能知道她的意思 ?”

這讓我覺得真不是普通的為難,深怕自己一言不慎,傷害了眼前這位據說從來不曾談過戀愛的老大哥。

“請她吃飯了解一下吧?”
“是有請她吃過飯,但就是不知要怎樣才能探出她的意思。”

原來這就是這陣子他每次來閒聊時,總是眉飛色舞,但卻又是有點欲語還休的原因,莫非也是近來常在我下班回家時,遇到頸纏毛巾,滿頭大汗的他,說是要從他松山的住處來回走到萬華的動力。更是他突然想戒掉五十幾年煙癮的背景。

想起要以他談生意時直來直往的個性去談戀愛,而我對那位小姐又一無所知,真不知要如何才不辜負他對我的倚重。

“對不起,水喝多了,我先上個洗手間” 雖不是要尿遁,但也不失為緩兵之計。

“坦白說句可能會刺傷你的話,你的年紀與個性應該都不適合去談場浪漫的九彎十八拐戀愛了,”
洗手間出來後,我幾乎是一字一頓的擠出這句話,看他側耳垂目邊聽邊點頭,我才又接著 說 :
“如果你有接受被拒絕的勇氣,不如單刀直入的問她”

他下唇咬著上唇,低頭不語的點點頭。

我又提了幾個假設,如果她真有意,以她年紀,即使稍有猶豫,最後應該可能也會接受,就怕她對他的親切與禮遇,只是出自一種對年長者的禮貌與尊重。

他沉默了許久後,站起來 : “好,就找個時間直接問她,”對我再次提醒他要有被拒絕的最壞打算,他以一副神風特攻隊出征的神態,點頭說沒問題,再堅定的加上一句他常用的日語 : “男一匹(男子漢) !”

之後一直沒接到他報喜的訊息,約半個月後再進我辦公室,雖有一絲寞落的神情,但看起來還是精神不減,未語先點頭,淡淡的告訴我 :
“老細欸,你說的對”

這件事就像一陣風吹過,不再提起了,只是他每次來聊天,常會自己突然接不上自己的前言,我接電話時,只要說的長些,一旁等待的他便打起瞌睡來。

起先我也不以為意,只當是他沒睡好或是這年齡的自然現象,不過漸漸察覺到,才不過半年左右,他就大不如他之前精氣十足的模樣,想起他說過常吃甚麼大陸補藥的事,我雖勸他不要亂吃,他卻讚不絕口的對我猛搖頭。

那時健保還沒開辦,我建議他自己去作身體檢查,但他仍然相信那些吃了就”金光嗆嗆滾”的藥丸。

春節前回高雄圍爐前一天,打電話想跟他拜早年,都沒人接,那時也還沒手機,而往年春節他都會送來來一條來自他故鄉基隆的大鮸魚當禮物,因深怕他以為我是要提醒他這檔事,也就沒再打了。

春節後回到臺北,再去電還是沒人接,因他一向是獨居,也不識他家人,聯絡無從。忙完搬遷辦公室的事後,想起來,聯絡了一位我也認識,跟他關係密切的供應商,才知他春節前後期間曾在仁愛醫院住院幾天,因腎衰竭大年初三走了。

根據他這位同行所給電話,聯絡上他的妹妹,雖然後事以辦完了,還是去他家表示哀悼之意,他妹妹指着他留下滿牆的書籍,要我自己挑,儘管拿,因她還要頭痛去處理這些沒用的東西,我只挑了一本”20世紀世界大事紀”,其他全文字,需查字典的就免了。

雖然難說我那個單刀直入的餿主意,是否是他後來健康崩潰的主因,雖然也許是他迷信那”有幾千年歷史的神效中藥神丸”,誤了他自己,但到如今已近三十年過去了,我仍常會有股歉疚之意油然而生,尤其在春節將近的時候。

更遺憾的,我是在他那句 : “老細欸,你又不是吃喝嫖賭的匪類,何不買個自己的辦公室 ?”建議下照做了,卻無緣請他為我啟用。


YeNBien 2018.12.0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