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怎麼回來了?”

跟迎面而來的她接近時,這位陌生女子曾主動對我點頭微笑,讓我錯愕了一下,繼續往登南港山的路上,想著我的回禮,必然有點可笑的不自在,想著她幾近焦黑的半邊臉,應該是個重症病人,想著她怎能如此從容安詳,竟然主動與陌生的我打招呼。惦著惦著,終於在與她錯身而過近百多公尺後,我決定迴身追上。

我解釋了我的好奇,也為我的冒昧道歉,她淺淺一笑 : "原來是這樣啊!"

果然,是個鼻咽癌患者,從台中來,正在山下她曾工作過的台北醫學院治療中,療程剛告段落,覺得體力還好,趁明天她老公會來接她出院前,上山走走。

她先是對以前在這附近工作,卻不曾登過這山,自嘲的笑了起來。邊走邊聊一段路後,她說有點累了,建議到前面不遠的涼亭裡坐著談。

確診罹病的時候是新婚後不久,而且是已相當嚴重了,為此,也歷經很長一段怨艾不平的日子,後來受朋友的感召,有了宗教信仰,開始學會自省,慢慢的也就坦然接受了現實。

她娓娓回顧自己的過去,總結是 : 任性,懶散,尖銳,與同事常生磨擦,作為應該整潔自律的護理人員,私底下卻是個生活無序,既煙又酒,甚至不愛洗澡的懶女人。

現在她對自己的病是完全接受了,不再有怨懟,只配合醫師的治療,也感謝以前老同事及她先生對她的包容。

台北醫學院改制為大學,已有段時日了,她的後來,不得而知,希望她的開朗與承受,能支持她克服戰勝病痛。

這些年來,周邊認識或聽聞的罹癌者不少,怨天尤人者多,少見像那位小姐一樣,能對自己近乎殘酷的自剖後,轉化成坦然與豁達。遇到她的時候,正是我滿懷熱血想學畫的時候,最近整理舊物,無意中翻到,當年回家後,憑記憶將涼亭對談的情景,所畫的青澀速寫,想起這位陌生女子的故事。

IMAG5256_1.jpg

YeNBien 2018.06.1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