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只能限在上午偶而喝杯咖啡,過了時,就會心跳失眠的我,忘了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加入全日型咖啡族的,但品味是談不上,只是喜歡隨偶而喝,便利商店的咖啡便成了最好選擇,尤其現在很多便利店都提供座位,有些店更有臨街的座位,啜口焦苦的黑咖啡,把大片落地玻璃窗,想像成海洋水族館裡觀賞窗,看著外面往來人車的展演。悅耳的電子門鈴迎送進出形形色色,各有取向的顧客。相鄰的座位上,孤單的靜默與高談並存,相熟或陌生的人同桌,只要寬心看待,也能有視聽覺上不同的賞味。

最常去的是一家我日常行走路線上,臨轉角的便利店。

從單杯開始入門,漸漸的由第二杯打折寄杯,十杯卡到如今以手機條碼掃描的三十或五十杯的跨店儲值,我已從咖啡絕緣體進化成導體。

久了,有對靈活大眼的年輕嬌小年輕女店員,一見我入店,即便眼前有等著結帳的客人,也會在轉身的空隙中,先為我在咖啡機上放上紙杯按下鍵後,,而我也只要在一旁,慢條斯理的找出我手機上的條碼,在她的另個空檔中讓她掃描一下後,就可靜待等她把咖啡遞給我。一切都在彼此頷首淺笑中,無言的完成,有時她同事要代她取杯交給我時,她才會轉頭囑咐一句 : “不用加蓋。”

後來她身旁增加了位小男生,也跟上了她的動作,只是有時小男生會笑開的加上一句 : “今天比較早喔 !”  或  “今天好像晚了些 ?” 之類的話,他為店內清理工作經過我身邊時時,也會跟我聊上幾句。只是好像過沒多久,這小男生不見了,原來他只是個來實習的建教合作高中生。不過偶而他還是會像串門子的跑回來,甚至在這裡寫作業,有一次還冷不防的出現在發呆中的我旁邊,調皮的拍一下我肩膀,據他說,他喜歡這裡,原因呢?他以聳聳肩作答。

而我呢?可以不發一言的喝咖啡,豈不妙哉 ?

也許該在某個深夜裡,也來這裡感受一下美國畫家,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1882-1967)夜遊者(Nighthawks)中的疏離,不過,且不說能否能否覓得那種感覺,但可確定的是,我勢必要出聲 : "中杯美式,無糖,不加蓋。"


YeNBien  2018.04.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