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久了,起身靜立一會,有點蹣跚的走到椅邊,搭著扶手坐下來,嗅聞保溫杯裡騰出的茶香。

 

今冬少有的陽光從百頁窗斜透進來,灑落一地相間的橫條,輕啜口仍燙嘴的茶,身體竟然有要滲汗的感覺。

 

雖只是個小套房,為了善待自己,還是將它劃成五個小區塊,打算以一星期,每天一兩個鐘頭來作個精緻點的打掃,結果在十二天之後的此刻,才能輕鬆的坐下環視一周,滿足感安慰了疲累。

 

原是只打算處理朝上的橫向面部份就好了,『自我感覺』卻越做越不好,終至橫下心,連桌底及其它垂直面也都清理了一番,也換得一身酸痛。

 

多年積下的空酒瓶,原是有作成某種或可稱為裝置藝術的念頭,卻囿於環境與工具,一直擺著,徒惹塵埃,佔據空間。幾天前在休息時,看著看著,又臨時起意,想藉廢物利用的方式,將前屋主留下的白板架及書報架改裝,裝上輪子以便於移動,又向常去的快餐店老板討了釣魚線,將這些酒瓶掛上去。

                                                   IMAG4547拷貝

為此,又重新清掃整理這花了三天『創作』後的殘局。

 

打算悠然坐下欣賞一下自己成果之前,先上個廁所。看著馬桶沖出來帶有鏽色的水,算算這大樓的年歲,不禁順手掀開水箱蓋瞧瞧,撥弄一下沉積的腐鏽。這一撥動,下方的出水口竟然開始漏水了。彎身下腰看出了端倪,需得外出買零件更換,累了,懶了,只好暫擱下,閒情又已盡失。

 

一星期的預期,卻以近倍的時間完成。

 

想起有位朋友因一顆牙痛演成治療整口牙的故事,後來他乾脆又去作了全身健檢,遵醫囑,現在對許多東西都得忌口。

 

久遠以前,課本上的臨界溫度,臨界應力等等的『臨界』,終於在這『臨界年齡』時刻得到體會。

 

YeNBien  2014.02.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