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過後糾纏不去的冷雨使很多人鬱悶難消,有人說是<連心都發霉了>.昨天開始回來的陽光燃燒掉手邊的事務,是該好好將心曬一曬了,聽說指南宮要舉辦元宵法會,就想順便去看道士們穿著眩目的道袍,手執法器,腳踏七星步的身影.

記得剛到台北上大學時,學長告誡說不要帶女朋友到指南宮,免得被呂洞賓給拆散,因為祂追不到何仙姑,移恨於有情人.那時我心想能列仙班的人,心眼不可能如此狹窄吧? 不過如果男女之一方想分手又不便啟齒的話,提議同遊仙公廟當可讓對方知道心意,倒可藉這個傳說免去一番尷尬.

有一次班上選擇指南宮為目的地辦郊遊,在那交通遠不如今日的年代,得先到台北東站搭公路局班車到木柵再走上去.走到朝山口的石階前便已氣喘噓噓,汗如雨下,何況還有一段陡階等在前方,難怪參加的女生多數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地生.想想往昔美女多端莊,即使郊遊踏青也是一身如赴約會般的盛裝打扮,更早之前甚至還纏足,怎堪被追求者帶去那種地方練腿力 ? 說不定半途就發出:<要走你自己走,以後不要再來找我 !>的絕決之言,後悔的男生只好歸罪於默默不辯的純陽道祖,祂老人家倒也展現仙家寬懷的修為,甚麼都不說.

如今交通方便,戀人不去指南宮的話,說不定反而更有決裂的可能,因為現代的Jennifer 可能會生氣的對她的Sweet Heart 說:<昨天 BETTY 跟TONY去指南宮,她說那裡夜景超美的,你不帶人家去,算什麼我的男人?>

說到以前美女的端莊自持,讓我想起當年班上流傳的一則小故事.一位道貌岸然來自南部的木訥男同學心儀一位台北女生,可能不想隨俗的約她看電影喝咖啡,竟然提起:<這禮拜天一起去爬山好嗎 ? >,這美女一下子有點無措的反問:<爬山 ? 爬山在那裡 ? 在西門町嗎 ?>,後來聽說是沒下文了,這跟呂仙人可是無關的.

有了纜車,人就跟著懶了起來,從前我上貓空多數是走上去的,現在則是理所當然的讓纜車先上心頭.只是排得難數到底摺了幾疊了隊伍,讓我這懶得排隊的懶人勤奮起來,決定沿著可能是以前指南宮自闢,指南客運專用的萬壽路走上去.而這上坡的道路雖然不是很陡,但隨時間的過去,漸漸的,路過的公車開始對我構成誘惑,

幾番內心交戰後還是咬牙將這誘惑拋諸腦外.雖然想不起當年如何走過這段路的,但可想像,小學除外直到進大學才得有女同學的我,那時必然是一路故作輕鬆狀,雖然手提的餐飲料不輕.

秉持<精彩之處必在小路上>的我,當然不會錯過看似有趣的小路.這也是獨行的好處,雖然常會有<勝事空自知>之嘆與野狗相隨之驚.循著萬壽一號公園指標旁的小徑進去不遠,便是一片沿著傾斜的山溝邊鋪砌的水泥陡坡,看不出有讓人能放鬆小憩的氛圍,地面厚疊飽含水份的樹葉帶有腐敗的氣味,偶有露出的水泥地面也一如路旁的幾張鋁椅及沿溝而立的不鏽鋼製扶手,都披著綠苔,顯然是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名為公園,這濕滑腐味雜陳的週遭,卻是讓我進退兩難的秘境,下坡走回頭更難把握重心,只得硬著頭皮繼續上行.

戰戰兢兢低身小步的走完這陡坡後便接上土徑,兩旁一畦畦的竹筍林將我引到祥光寺,幾位在樹下喝茶聊山聊水的男女對我的出現顯得有點訝異,但還是客氣的招呼我用茶.據他們說寺後有一條小路可通往動物園,但已被為雜草漫覆,不可輕易嚐試.過去一看,遠方焚化爐的煙囪在望,纜車徐徐而行,近處果然無徑可尋.

P2217186(2)  P2217184(2)  P2217181(2)

依他們指引的另一條路,穿過一大片竹筍林後又接回萬壽路,途中順便停步探望一下生於在同治二年的陌生墓主,抬頭為收獲豐厚的人面蜘蛛拍張相片.這時景美新店方向已罩在夕陽下的朦朧中,近景也成為剪影.轉轉折折的山路,上空不時有來往穿梭的纜車經過.指南宮後的凌宵寶殿也已在望.

      P2217179(2)  P2217185(2)  P2217176(2)  P2217224(2)

 朝山石階前卻是意想不到的寧靜,不見香客人潮,夾道的店舖多數也已關門休息,只有少數像我一樣的遊客緩步其間.前方兩位小姐輕快的邊走邊談,右側的那位穿著臀部位置繡有<Adorable>字樣的長褲,雖然想趕上求証她的正面,但實在已力不從心,轉角處的石欄干上卻蹲睡著一隻從容自在,的員外貓.而記憶中的弧形石階就在眼前.遊遊蕩蕩了約兩個半鐘頭,終於到了,如果Jennifer會捨我而去也不足為怪.

 P2217201(2)  P2217230(2)  P2217203(2)  P2217197(2)  P2217234(2)

抬頭仰望,眼前卻是完全陌生的簇新,從山門起觸目所及盡是精緻的青斗石刻,記憶深處的斑剝,泛黑白牆的古樸全已無跡可尋,腦裏的記憶體瞬間被格式化了.幸好呂先生是仙人,否則雲遊歸來,可能也會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P2217205(2)  P2217207(2)  P2217208(2)  P2217209(2)  P2217210(2)

宮內正在為今晚七點開始的法會作準備,難怪來時路上還未見人潮,只是凡夫俗子的我,此刻已饑腸轆轆,要撐到法會開始都有困難更何況盛典的進行,而且也不便打擾他們的走位彩排,尤其想像結束時下山的洶湧人潮,便只好順便到後面的凌宵寶殿參觀一圈,無腳架輔助,勉強拍了幾張相片後便趕搭纜車下山.一段陡升後,過了轉角站,三號國道的福德隧道筆直的出現眼前,進出的車燈像紅黃寶石釧成的長帶,緩緩像是無盡的移動,可惜相機在這移動兼晃蕩的黑暗中無用武之地.

 P2217246(2)  P2217250(2)  P2217255(2)

   

2008.02.22 Yenbien 

後記:貓纜因20089月的薔蜜颱風沖刷邊坡,導致第十六號塔柱下方表土淘空,2008 10 1日起停駛進行維修 2010. 3 30日正式復駛. 2010.07.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