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門,有點熟卻又陌生的老闆娘,對我點頭笑問:「一樣﹖」,雖然點驚訝,卻不自覺順從的點了點頭。

 

偶而因錯過用餐時間,才會來這家看起來很高檔的麵店午餐,從點餐到付帳,不曾多話,雖不確定她剛問的『一樣』是否跟我的『一樣』一樣,不過,試試又何妨,何況可以不費口舌。

靠角落的兩位結帳離去後,暫時就只有我一位客人了。我將雙肘支在桌面搓著手掌,好整以暇遠遠看著掌廚小姐,用小磅秤秤過麵量後下鍋,也許那是控制成本與品質的方法吧。

又進來五位客人,坐在我左前方,另一桌的椅子堆放著他們的背包。

操著即使是台灣外省第二代也少有口音,顯然是大陸客。

他們坐定點好餐後不久,老板娘也端來我的麵,囑咐了餐具與調味料的位置,要我自取。

沒錯,正是我想要的麵,能記得顧客的習慣果真是成功條件之一,大概也是她在這僻巷裡能經營得起來的原因了,不過即使錯了,也沒甚麼大不了的。

「昨天就只有那個姓王的講得還算有點內容。」老板娘一離開,其中一位便先開口。

可能因店裡其他客人就剩我一人,他們的音調也就越來越高了起來,我想故作罔聞已然是不可能的事了。

他們提到幾所大學的事,可能是來參加研討會一類的學者吧,我想。

說著說著,他們的麵也陸續上桌,有一陣子的安靜,又開始邊吃邊聊起來,談到台北的大眾交通很不錯,評論了幾處今天他們去過的幾個地方,聽起來像是刻意避開主辦單位,自己安排的行程。

都是很正面的肯定,讓我也覺得有與榮焉。

當有人提到:「不過人民沒啥內涵…..」時,我不得不備戰的豎起耳朵。

他用了低俗,空洞等等……來形容他對這裏的電視節目的觀感。

有人顧著邊吃邊點頭,有人附合並說得具體:「就是嘛 ! 幾個男男女女,肆無忌憚的聊些罩杯,做愛過程,誰隆過乳,整過容,連乳暈顏色都拿出來談,這樣的節目,據那位趙教授說,還大受歡迎,連續幾年收視率都高得不得了,主持人已成了大腕。」

看來較年長,一直少話的那位則權威的歸納說,這是功利社會,心理空虛的表徵。

我的戰鬥意志已開始瓦解,只好匆匆把碗裏的剩麵囫圇吞下,雖已是天涼好秋季節,也許是麵湯太熱了,也許是我血壓突然竄高了,去櫃抬結帳時,順手抽了幾張餐紙來擦我滿頭的大汗。

出來後走了一會想著: 如果不經審批的話說不定這種節目在那邊也一樣會火紅吧 ?

 

 

 

YeNBien 2013.1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erl 的頭像
Emerl

吟嘯徐行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