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 渡過的是文字青春期,如今也以文字為主修.
即使是難登大雅之作, 但在權利上還是希望能被尊重,謝謝 !

目前分類:偶上心頭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才五十出頭的管委會總幹事,卻是個有老靈魂的中年人,喜歡談他在山城成長的快樂往日,除了捉蜻蜓,釣青蛙,捕溪蝦,爬樹偷摘青芒果以外,最得意的就是他能在細窄崎嶇的田埂上騎腳踏車,據說除了初期有幾次摔進剛結穗的田裡,壓倒一大片稻子,回去挨一頓揍外,後來都平安無事,不再有左鄰右舍來家裡告狀,他父母也以為他已改過自新了,其實應該是他已練就可被馬戲團吸收的能耐了。

騎腳踏車的特技我是根本無法跟他比的,但我雖成長於都市,卻實屬邊陲地帶,又年長他近二十歲,所以環境經驗上,與他倒是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所以他跟我談話時,常會忘年的用這樣的口氣:”記不記得我們小時候……”做發語詞,把我放進他的同年圈裡,讓我頓時年輕了許多。

但他所給我的青春優惠,卻也常引發他強烈質疑我提到我”小時候”發生的大事,直到我提醒他”老弟,不要忘了我的小時候不等於你的小時候……”,才讓他愣頓一下,笑了笑,消去脖子上的粗筋。

套句某人說過,後來成為經典造句題目的話 :”如果這不叫……,甚麼才叫……”,把”代溝”套進去,應該可得滿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細欸,有閒嗎 ?”

年長我十八歲的老陳是我的供應商,歸納與他這十多年來的往來經驗,
談生意時,他是稱我為”董欸”的,”老細欸”則是在需要竊竊私語時用的,例如誇耀他最近嫖妓時的神勇。

據他自述,日治公學校沒畢業就在臺北南港的一家工廠當學徒,日本老闆很照顧他,供他上夜校,因此他日文比中文俐落,我曾應邀去他家泡茶,小客廳堆滿了他待交貨的產品顯得雜亂,另一邊的牆面卻有兩座高及天花板的書架,盡是琳瑯滿目的日文書,多到幾可開書店。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咦! 怎麼回來了?”

跟迎面而來的她接近時,這位陌生女子曾主動對我點頭微笑,讓我錯愕了一下,繼續往登南港山的路上,想著我的回禮,必然有點可笑的不自在,想著她幾近焦黑的半邊臉,應該是個重症病人,想著她怎能如此從容安詳,竟然主動與陌生的我打招呼。惦著惦著,終於在與她錯身而過近百多公尺後,我決定迴身追上。

我解釋了我的好奇,也為我的冒昧道歉,她淺淺一笑 : "原來是這樣啊!"

果然,是個鼻咽癌患者,從台中來,正在山下她曾工作過的台北醫學院治療中,療程剛告段落,覺得體力還好,趁明天她老公會來接她出院前,上山走走。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了車後,同行的中古美女好奇我刷卡時響了三聲。說明後,她給了句讓我頭暈許久的話 : “看不出來喔!” ,顯然好學的她,還佇在車門旁,求証其他同伴的刷卡聲。

同齡的朋友對這人生三響的新局,曾經各有不同的面對,多數是先排斥,但還是妥協了,我則是樂得迎接,反正年齡是人生中少數的公平事之一,就像穿金戴銀的上流許大姐,還是得光著身子洗澡一樣。

我們這群退休同事中,有些是公司被併時,未達退齡卻選擇提前優退的,有的會對我這前輩,謙卑的問起面對這三響的的心理歷程,尤其"曉鏡但愁雲鬢改"的老姐們,更是關心。

可能因我成為三響族之前,已是阿公級人物了,所以是在期待中迎接的。倒是初冠阿公這頭銜時,孫女叫阿公時,我總無感不知回應,後來也不知從哪時開始,在人群中一聽到有喊阿公的童稚聲時,便急著循聲尋覓,而自己的孫女就在身旁。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眼看硬碟容量所剩無幾了,要將就著用的話,就只有減肥瘦身,別無它途。

 

就從佔用空間最大的相片下手吧。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父親在世的最後幾年,有一陣子常聽他抱怨,因惦記突然斷了音訊的老友,有時搭計程車,有幾次則踩著蹣跚的步履,不畏酷暑獨自轉了幾趟公車去探望,老友的家人卻以一貫在電話中的回答敷衍他 : ”他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最後讓他動氣而斷念不再探詢,也是讓他一直耿耿於懷的,則是好友的家人甚至說出 : “阿伯,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們了 !”這種話。

我們兄弟雖然心裡有數,但也怕他傷心,避諱不提,何況對背後的緣由,我們也只是猜測而已。

後來三弟忍不住前往探個究竟,果然,那位比父親大三歲的的世伯已因心臟病過世有段時日了,他的家人是好意的隱瞞不讓父親知道,之前他們的父親就曾為了朋友的過世,陷入消沉,終日悶悶不樂,長吁短嘆,原還愛外出走動,卻驟然變得了無生趣的模樣,他們看在眼裡,知道老人對同儕的過世,總會聯想到自己的處境與時日。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老友突然故去,他女兒孺慕情切,為想多知她父親的往昔,與我有過多次對話,談及其母喪偶的悲傷,順及我父親當年母親先他而去後的情形,也讓我起了將舊文重貼的念頭。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為近日辭世的老同學重帖此文, 因為我們的人生中有很長的重疊線..

大學的後三年,承父親一位朋友的好意,免費供我住在他所開設,位於台北市迪化街的貿易公司倉庫裡。日月不臨的陰暗空間裡,隔了幾個小房間,除了儲貨外,住著兩位單身職員,與其中一位我高中的學長成了室友。除了學校之外,這裡便是我大部份大學生活的重心。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自馬祖,在早年戰地政務體制下成長的朋友,傳來在高中同學會裡,與女班長的合照,還特別加註: 35年來跟她說不到三句話

神情上,端雅清麗的班長顯得從容自在,倒是這位朋友有明顯的靦腆緊張,是那種中年男人遇上心儀美女的模樣,電話中,他也不諱言的承認,她曾經是他少年維特的煩惱,只是礙於她凜然不可近,雖然他自己還是副班長。

我很羨慕他曾經的煩惱,在當時的也許苦澀,畢竟還是曾經走過的青春回憶。

而我自小學五年級男女分班後,直到上大學才再度有同班女同學的經驗,即便是曾經一起無猜嘻戲的鄰居女孩,進入青春期後,在當年那種禁忌年代裡,彷彿天經地義似的,就成了有猜的陌生人,只能以眼神交換彼此的存在,至於分班前的女同學就更不用說了,隨著繼續升學或就業的不同人生際遇,在記憶中逐漸退卻,終至像硬碟裡的斷裂叢集,失去了彼此的連結。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帕契是北美印第安族中一個最彪悍,最後臣服美國白人政

府的部族,被用來命名戰鬥直升機,可想見這種直升機的戰力。

只是當阿帕契來到台灣這個軟性社會裡,卻成了娛樂性大於戰鬥性的炫耀玩具。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可能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某首久違的曲子,突然在不自知的緣由下被觸動了,只是旋律已成斷簡,歌詞也是殘篇。

 

初中一年級音樂課學過的一首外國曲子,就在前不久,像莽漢般闖了進腦。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每次看到他出現在電視上,用貌似誠懇的表情,用力扭動身體,掄動無力的拳頭,話語中頻頻出現『我認為…..』或『我們認為….』做開頭,發表可能比較能說服他自己的談話時,免不了要複習起學生時代從商用英文的教科書裡,所學得也是唯一記得的教條:『儘可能避免使用第一人稱作開頭。』

 

其實,這教條是一種心理學的運用。大意是說,商用英文是以『推銷』產品或服務為目的,應該以客為尊,突顯自我的第一人稱,應避免使用,因為顧客重視的是他對產品與服務是否符何他的需求,而不是只顧推銷自我的推銷員。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當聽說有部以嘉義農校棒球隊在日本甲子園球場揚威故事為背景的電影要開拍時,便料想將又有一場有關『媚日』的爭議要發生,因為類似的事已在『海角七號』上演時有過了。

 

1967年在嘉義水上機場服役時,便曾聽當地人驕傲的說過這個嘉義農校打進甲子園的故事。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曾工作過的公司老同事要辦一次包括旅居國外人員的盛大團聚,大家聯絡上後,原先便常接到的有關老年健康金言玉語更是暴增了許多。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