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捷運站後,在寬廣卻人群壅塞的大廳裡,疾急的穿隙閃縫,趕到台鐵南下最後一節車箱的月台上,是我多年來下班回到近五十公里外家,所必經的小段

 

有人說,女人生來就是稱職的外交家,二十多年來在通勤區間車上結識了不少各行各業,老老少少的女人,在各人長短不一的車程中,彼此分享,增長了許多不同職場領域的見聞,在歡笑或訴苦中,渡過原該是枯坐打瞌睡的時光,放肆無忌地揶揄不在場的老板,老公公婆們,少數年長的偶而會數落自己的大孩子,但多數都是偏愛誇耀各自的孩子。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