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 渡過的是文字青春期,如今也以文字為主修.
即使是難登大雅之作, 但在權利上還是希望能被尊重,謝謝 !

目前日期文章:2018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總帶著玻璃瓶來,
說是她任性的手作。
有的微微透光,
多的是全然墨黑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咦! 怎麼回來了?”

跟迎面而來的她接近時,這位陌生女子曾主動對我點頭微笑,讓我錯愕了一下,繼續往登南港山的路上,想著我的回禮,必然有點可笑的不自在,想著她幾近焦黑的半邊臉,應該是個重症病人,想著她怎能如此從容安詳,竟然主動與陌生的我打招呼。惦著惦著,終於在與她錯身而過近百多公尺後,我決定迴身追上。

我解釋了我的好奇,也為我的冒昧道歉,她淺淺一笑 : "原來是這樣啊!"

果然,是個鼻咽癌患者,從台中來,正在山下她曾工作過的台北醫學院治療中,療程剛告段落,覺得體力還好,趁明天她老公會來接她出院前,上山走走。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