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車後,同行的中古美女好奇我刷卡時響了三聲。說明後,她給了句讓我頭暈許久的話 : “看不出來喔!” ,顯然好學的她,還佇在車門旁,求証其他同伴的刷卡聲。

同齡的朋友對這人生三響的新局,曾經各有不同的面對,多數是先排斥,但還是妥協了,我則是樂得迎接,反正年齡是人生中少數的公平事之一,就像穿金戴銀的上流許大姐,還是得光著身子洗澡一樣。

我們這群退休同事中,有些是公司被併時,未達退齡卻選擇提前優退的,有的會對我這前輩,謙卑的問起面對這三響的的心理歷程,尤其"曉鏡但愁雲鬢改"的老姐們,更是關心。

可能因我成為三響族之前,已是阿公級人物了,所以是在期待中迎接的。倒是初冠阿公這頭銜時,孫女叫阿公時,我總無感不知回應,後來也不知從哪時開始,在人群中一聽到有喊阿公的童稚聲時,便急著循聲尋覓,而自己的孫女就在身旁。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