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久了,起身靜立一會,有點蹣跚的走到椅邊,搭著扶手坐下來,嗅聞保溫杯裡騰出的茶香。

 

今冬少有的陽光從百頁窗斜透進來,灑落一地相間的橫條,輕啜口仍燙嘴的茶,身體竟然有要滲汗的感覺。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