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 渡過的是文字青春期,如今也以文字為主修.
即使是難登大雅之作, 但在權利上還是希望能被尊重,謝謝 !

“咦! 怎麼回來了?”

跟迎面而來的她接近時,這位陌生女子曾主動對我點頭微笑,讓我錯愕了一下,繼續往登南港山的路上,想著我的回禮,必然有點可笑的不自在,想著她幾近焦黑的半邊臉,應該是個重症病人,想著她怎能如此從容安詳,竟然主動與陌生的我打招呼。惦著惦著,終於在與她錯身而過近百多公尺後,我決定迴身追上。

我解釋了我的好奇,也為我的冒昧道歉,她淺淺一笑 : "原來是這樣啊!"

果然,是個鼻咽癌患者,從台中來,正在山下她曾工作過的台北醫學院治療中,療程剛告段落,覺得體力還好,趁明天她老公會來接她出院前,上山走走。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打"棒球"約是小三的時候,住在當時還算是邊緣的高雄市新興區,溪清稻綠,蛙鳴螢火毫不奢侈,街上除了常闖禍的軍車,或美軍開的敞篷流線型轎車外,就是也不多見的腳踏車,除了校內操場外,尋常巷陌,處處空地,都可以是”球場”。

"球棒"則是既環保又多元,任何能用來”打”的棍棒,甚至自己的”空手道”都可以用上,最多的則是從報廢曬衣竹桿上截鋸下來,較完整的一段。"球"是當時最普遍,有紅藍相間的軟橡皮球,女生也用這種球邊唱邊拍,玩出花樣繁多的遊戲。被這種球砸到也只微痛,也不用擔心會打破人家珍貴的玻璃窗。如果對著牆,一人投球一人打擊,兩個人就可以玩起來,直可稱之為"隨緣玩球",三個人以上更好,每個人輪著攻守,身兼投捕打三種角色,唯一的規則是,打得到球就可繼續打,三次落空就換手,是除了騎馬打仗或將拔拉(ちゃんぱら,源自日本,以手代刀,以觸及對方頭或腳為勝的武士對打遊戲)以外,小男生常玩的遊戲。

以這樣的時光背景來說,我輩可說是出生得太早,時運不足以成為名垂棒球史的"紅葉少棒隊"一代,但若自稱為"嫩葉少棒隊"的一代,應該也不為過。

初次打"好像有規則"的棒球,則是到鄰近的台南市上初中的時候,也初次聽到南英棒球,長榮橄欖球讓台南人自傲的說法。不過我們所謂的”棒球”,也仍只是當遊戲在玩,人數不足分隊時,就身兼敵友,一套人馬,兩面招牌,輪流扮演攻守角色,無界無線,被打出去的球,如果守方嫌遠懶得跑接,就算是安打甚至是全壘打,在那個有留級制的年代,裁判就是被留下來陪我們長大,已長了青春痘的"老"同學,一切由他說了算。剛從”嫩葉少棒隊”升上來的我,還是個規則白痴,唯一進步的知識,就只知道打中了就趕緊跑壘,但常莫名其妙的被叫回去重打。有一次上了一壘後,裁判老大笑著把我招回,指著我手上的球棒問說 : "你讓下一棒的人要用什麼打 ? "  第二次學乖了,跑了幾步記起教訓,邊跑邊把球棒往後方甩出去,嚇壞了一旁觀戰同學,紛紛閃躲,免不了又被老大叫罵 : "你要害死我們嗎?"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向只能限在上午偶而喝杯咖啡,過了時,就會心跳失眠的我,忘了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加入全日型咖啡族的,但品味是談不上,只是喜歡隨偶而喝,便利商店的咖啡便成了最好選擇,尤其現在很多便利店都提供座位,有些店更有臨街的座位,啜口焦苦的黑咖啡,把大片落地玻璃窗,想像成海洋水族館裡觀賞窗,看著外面往來人車的展演。悅耳的電子門鈴迎送進出形形色色,各有取向的顧客。相鄰的座位上,孤單的靜默與高談並存,相熟或陌生的人同桌,只要寬心看待,也能有視聽覺上不同的賞味。

最常去的是一家我日常行走路線上,臨轉角的便利店。

從單杯開始入門,漸漸的由第二杯打折寄杯,十杯卡到如今以手機條碼掃描的三十或五十杯的跨店儲值,我已從咖啡絕緣體進化成導體。

久了,有對靈活大眼的年輕嬌小年輕女店員,一見我入店,即便眼前有等著結帳的客人,也會在轉身的空隙中,先為我在咖啡機上放上紙杯按下鍵後,,而我也只要在一旁,慢條斯理的找出我手機上的條碼,在她的另個空檔中讓她掃描一下後,就可靜待等她把咖啡遞給我。一切都在彼此頷首淺笑中,無言的完成,有時她同事要代她取杯交給我時,她才會轉頭囑咐一句 : “不用加蓋。”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了車後,同行的中古美女好奇我刷卡時響了三聲。說明後,她給了句讓我頭暈許久的話 : “看不出來喔!” ,顯然好學的她,還佇在車門旁,求証其他同伴的刷卡聲。

同齡的朋友對這人生三響的新局,曾經各有不同的面對,多數是先排斥,但還是妥協了,我則是樂得迎接,反正年齡是人生中少數的公平事之一,就像穿金戴銀的上流許大姐,還是得光著身子洗澡一樣。

我們這群退休同事中,有些是公司被併時,未達退齡卻選擇提前優退的,有的會對我這前輩,謙卑的問起面對這三響的的心理歷程,尤其"曉鏡但愁雲鬢改"的老姐們,更是關心。

可能因我成為三響族之前,已是阿公級人物了,所以是在期待中迎接的。倒是初冠阿公這頭銜時,孫女叫阿公時,我總無感不知回應,後來也不知從哪時開始,在人群中一聽到有喊阿公的童稚聲時,便急著循聲尋覓,而自己的孫女就在身旁。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眼看硬碟容量所剩無幾了,要將就著用的話,就只有減肥瘦身,別無它途。

 

就從佔用空間最大的相片下手吧。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  2009 八月

 

P8100080拷貝.jpg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父親在世的最後幾年,有一陣子常聽他抱怨,因惦記突然斷了音訊的老友,有時搭計程車,有幾次則踩著蹣跚的步履,不畏酷暑獨自轉了幾趟公車去探望,老友的家人卻以一貫在電話中的回答敷衍他 : ”他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最後讓他動氣而斷念不再探詢,也是讓他一直耿耿於懷的,則是好友的家人甚至說出 : “阿伯,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們了 !”這種話。

我們兄弟雖然心裡有數,但也怕他傷心,避諱不提,何況對背後的緣由,我們也只是猜測而已。

後來三弟忍不住前往探個究竟,果然,那位比父親大三歲的的世伯已因心臟病過世有段時日了,他的家人是好意的隱瞞不讓父親知道,之前他們的父親就曾為了朋友的過世,陷入消沉,終日悶悶不樂,長吁短嘆,原還愛外出走動,卻驟然變得了無生趣的模樣,他們看在眼裡,知道老人對同儕的過世,總會聯想到自己的處境與時日。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聽到我要去馬祖的人,幾乎大同而小異的問 : ”馬祖? 有什麼好玩的?”。

這樣的質疑,十年前與今日並無不同,在那裡服役過的人,甚至更強烈 : “恨死那地方了”。有位在馬祖實行戰地政務時期服役的朋友,就把他以前曾經陷於煙癮,酒癮的頹廢,歸因於那些無聊,夏熱冬寒,棉被不曾乾過的日子。

十年前初次到馬祖時,戰地政務已解除,開放觀光十幾年了,各處鋪設的花崗岩步道,一如許多台北的近郊,而在少蔭熾熱的夏季馬祖,上曬下烘的熱氣,伴著地面眩眼的反光,讓同行的女士們,為了擔心因瞇起雙眼會添加不少皺紋而一路嘀咕。又聽說冬季裡的刺骨強風,吹得連行走都困難,讓我想像起朋友痛恨的理由,早逝的同學陳君,也不免驟上心頭。當年我們都在空軍服預官役,我幸運的分發在本島,他則被派到馬祖的高砲單位,棉被從未真正乾過的故事就是來自他的無奈,許是這段日子,讓他磨出毅力,退伍後,進入那時僅有的三家商業銀行之一,多次被委派擔任開疆闢土,設立新分行的重任,遺憾的是,以海外分行第一名業績退休後不久,便因長期積勞成疾而早逝。

2006年是參加一個荒野協會的支會,為爭取保留清水濕地而來的行程,領隊是在地的文化工作者,帶著我們走過不少非觀光景點,也拜訪過許多她的”同志”,算是一次深度旅遊。當時既是初次到訪這個曾經的戰地,興奮之情自是不在話下。行程中所見散處往昔各軍事據點,留下作展示用的戰車與機槍陣地,都強烈的吸引大家,爭相拍照,更藉由各文物展示館裡的黑白相片去補強未曾參與的想像。如今,又歷經十年的日曬雨淋,相片文物依舊在,只是機槍戰車已更少見了,剩下的殘骸,甚至還需費點心思想像,才能在腦裡拼湊構築可能的原貌,也許幾年後,”戰地”終也將完全成為往事,尤其,前不久當地居民也曾對博弈觀光有過美麗的憧憬。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09年夏的澎湖旅思,最常浮現的,便是白沙鄉通樑那間門楣上鑄著聖經箴言 TAKE UP HIS CROSS』的精緻頹屋了。

 

就因著這盤著不去的思緒,2011年興起把這份記憶整理成文,貼在已停止營運的雅虎部落格(如附件)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年輕時在路上,被對向的美女多看了一眼,心裡不免就有些飄然,近幾年來,則心虛得要裝作不經意,查看褲鍊拉上了沒。

 

也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總覺得迎面而來的老男人,不像一般的只交換一眼而已,而是身動眼不移的盯著我,直到錯身而過,尤其晚上在公園裡作快步走運動時,更是明顯的普遍,差別在於此時的我,不會有查看褲鍊的下意識。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