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 渡過的是文字青春期,如今也以文字為主修.
即使是難登大雅之作, 但在權利上還是希望能被尊重,謝謝 !

眼看硬碟容量所剩無幾了,要將就著用的話,就只有減肥瘦身,別無它途。

 

就從佔用空間最大的相片下手吧。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  2009 八月

 

P8100080拷貝.jpg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父親在世的最後幾年,有一陣子常聽他抱怨,因惦記突然斷了音訊的老友,有時搭計程車,有幾次則踩著蹣跚的步履,不畏酷暑獨自轉了幾趟公車去探望,老友的家人卻以一貫在電話中的回答敷衍他 : ”他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最後讓他動氣而斷念不再探詢,也是讓他一直耿耿於懷的,則是好友的家人甚至說出 : “阿伯,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們了 !”這種話。

我們兄弟雖然心裡有數,但也怕他傷心,避諱不提,何況對背後的緣由,我們也只是猜測而已。

後來三弟忍不住前往探個究竟,果然,那位比父親大三歲的的世伯已因心臟病過世有段時日了,他的家人是好意的隱瞞不讓父親知道,之前他們的父親就曾為了朋友的過世,陷入消沉,終日悶悶不樂,長吁短嘆,原還愛外出走動,卻驟然變得了無生趣的模樣,他們看在眼裡,知道老人對同儕的過世,總會聯想到自己的處境與時日。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到我要去馬祖的人,幾乎大同而小異的問 : ”馬祖? 有什麼好玩的?”。

這樣的質疑,十年前與今日並無不同,在那裡服役過的人,甚至更強烈 : “恨死那地方了”。有位在馬祖實行戰地政務時期服役的朋友,就把他以前曾經陷於煙癮,酒癮的頹廢,歸因於那些無聊,夏熱冬寒,棉被不曾乾過的日子。

十年前初次到馬祖時,戰地政務已解除,開放觀光十幾年了,各處鋪設的花崗岩步道,一如許多台北的近郊,而在少蔭熾熱的夏季馬祖,上曬下烘的熱氣,伴著地面眩眼的反光,讓同行的女士們,為了擔心因瞇起雙眼會添加不少皺紋而一路嘀咕。又聽說冬季裡的刺骨強風,吹得連行走都困難,讓我想像起朋友痛恨的理由,早逝的同學陳君,也不免驟上心頭。當年我們都在空軍服預官役,我幸運的分發在本島,他則被派到馬祖的高砲單位,棉被從未真正乾過的故事就是來自他的無奈,許是這段日子,讓他磨出毅力,退伍後,進入那時僅有的三家商業銀行之一,多次被委派擔任開疆闢土,設立新分行的重任,遺憾的是,以海外分行第一名業績退休後不久,便因長期積勞成疾而早逝。

2006年是參加一個荒野協會的支會,為爭取保留清水濕地而來的行程,領隊是在地的文化工作者,帶著我們走過不少非觀光景點,也拜訪過許多她的”同志”,算是一次深度旅遊。當時既是初次到訪這個曾經的戰地,興奮之情自是不在話下。行程中所見散處往昔各軍事據點,留下作展示用的戰車與機槍陣地,都強烈的吸引大家,爭相拍照,更藉由各文物展示館裡的黑白相片去補強未曾參與的想像。如今,又歷經十年的日曬雨淋,相片文物依舊在,只是機槍戰車已更少見了,剩下的殘骸,甚至還需費點心思想像,才能在腦裡拼湊構築可能的原貌,也許幾年後,”戰地”終也將完全成為往事,尤其,前不久當地居民也曾對博弈觀光有過美麗的憧憬。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09年夏的澎湖旅思,最常浮現的,便是白沙鄉通樑那間門楣上鑄著聖經箴言 TAKE UP HIS CROSS』的精緻頹屋了。

 

就因著這盤著不去的思緒,2011年興起把這份記憶整理成文,貼在已停止營運的雅虎部落格(如附件)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輕時在路上,被對向的美女多看了一眼,心裡不免就有些飄然,近幾年來,則心虛得要裝作不經意,查看褲鍊拉上了沒。

 

也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總覺得迎面而來的老男人,不像一般的只交換一眼而已,而是身動眼不移的盯著我,直到錯身而過,尤其晚上在公園裡作快步走運動時,更是明顯的普遍,差別在於此時的我,不會有查看褲鍊的下意識。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他喜歡這家位在街角的超商,經過時,如果有臨窗的位子,便會興起買杯咖啡,在那邊閒坐一會的打算。

 

他稱那個位子為『戰略據點』。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老友突然故去,他女兒孺慕情切,為想多知她父親的往昔,與我有過多次對話,談及其母喪偶的悲傷,順及我父親當年母親先他而去後的情形,也讓我起了將舊文重貼的念頭。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為近日辭世的老同學重帖此文, 因為我們的人生中有很長的重疊線..

大學的後三年,承父親一位朋友的好意,免費供我住在他所開設,位於台北市迪化街的貿易公司倉庫裡。日月不臨的陰暗空間裡,隔了幾個小房間,除了儲貨外,住著兩位單身職員,與其中一位我高中的學長成了室友。除了學校之外,這裡便是我大部份大學生活的重心。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因對要去土耳其旅遊的朋友說了一句:「多留意拜占庭文化...」他回來後便說要和我談西洋史

除了記憶裡僅剩零零碎碎,高中歷史課本中的西洋史外,唯一讀過的世界史就只有荷裔美國作家房龍所寫的【人類的故事】了。

升大三之前的暑假就著當家存下的一點小錢生活費沒有回鄉,窩在台北市迪化街一家父親朋友公司免費寄住的倉庫裡重讀高中的實驗英文法讀這本在美國被當少年讀物的原文書

自感這本書,對我自修英文有莫大的助益,同時讓我對世界史有個粗略認識,雖經幾次搬遷,這本書一直被我珍視的保存下來。

Eme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